歡迎使用全站搜索,搜索好詞,好句,好文。

夜宿興隆——南行記趣散文

短篇散文

夜宿興隆——南行記趣散文

更新時間:2020-01-27 手機版

夜宿興隆——南行記趣散文

  八月十五日下午,我們趕至興隆,住在一個名叫“溫泉山莊”的地方。山莊后院有個溫泉,池子不大,咕嘟咕嘟著水泡。阿麗說那水臟,讓我們別去。

  興隆是個鎮,正在建設中,很多建筑都還未完工,到處都是一副忙碌的景象。阿麗一路上興致勃勃地推介興隆的泰國人妖表演,但我覺得人妖有違人道,發自心底的厭惡,表示不去。同行者,大都和我有同感,只有幾個小孩熱烈響應。但見我們大人不發話,雖然顯得失望,但也還是乖巧地不再吵鬧。結果,惹得阿麗很不高興。不知什么原因,一路上阿麗反復告誡我們,說興隆這地方“三不管”,治安特別亂,讓我們晚上別出去。并威脅說,出了事不負責。吃旅游餐,肚子里那點油水幾頓就被刮得差不多了,嘴里還真“淡出個鳥來”。我們決定自己負責,去夜市吃夜宵。

  天還未完全暗下來,我們就迫不及待地溜出了山莊。山莊在鎮子的一端,離鎮子還有一段距離,我們決定步行。

  從山莊到鎮子里的那段路,損壞得厲害。路上大坑小坑的,到處都是灰土。汽車駛過,攪起一路煙塵。路邊的行道樹,商店,都蒙上了厚厚的一層灰。

  一路上,看見很多像我們一樣的游客,往鎮子里去?磥,這旅游餐都大同小異,吃著難受,不吃更難受。難怪老人們常念叨“在家千日好,出門一日難”的。去鎮子的游人絡繹不絕,想來興隆的治安未必如阿麗說的那樣差。我們心中的疑慮,也就完全放下了。

  此前,我從未見過像海南那樣的天空,藍得那樣的純粹,那樣的執著。就連偶爾漂泊天空的白云,也像在海水里漂洗過一樣,潔凈得讓人不敢逼視。觸景生情,設想自己如果生活在海南這樣的地方,想來連心都應該是純凈的。于是,浮想聯翩。有一天老了,在海邊的漁村,找個地方寄居,安度晚年,不是一件很愜意的事情么?

  海南的確熱,但并不是傳言中那樣,不燥,也不黏。我猜想,或許與季節有關。

  夜市規模不小,華燈初上,宛如白晝。街道還很新,讓人感到舒服。熙熙攘攘,南腔北調的,十分熱鬧?磥硭拊谶@鎮上的人還真不少。我們找了一個名叫“川妹子”的夜市,滿滿蕩蕩的桌子,擠滿了人,熱火朝天。我們被安排在一個角落就坐。心想既然叫“川妹子”,那肯定合我們的口味。未點菜,饞蟲已經不安地蠕動起來。

  透明的櫥窗中,滿目生猛海鮮。大家一商量,都覺得既然到了海南,就應該嘗嘗南海的海鮮。海鮮品種多,很多東西怪模怪樣的,從沒見過。每一樣,都價格不菲,挑去挑來,選了一種價格能夠接受的叫“美人腿”的海蚌,但一只仍要發十來元。誰知等了一會兒,服務員端上來后,我們都傻眼了。撬開的蚌殼里,有指頭大點的一團白膩膩的肉,狀如腿子,腥味刺鼻。一吃,半生不熟的,難以下咽。再看鄰座的人,卻將這些東西吃得有滋有味,咂咂有聲。幾位女同志,怎么勸就是不動箸。扔了可惜,更怕人笑話。我屏著氣將一只吞進肚里,猛灌了幾大口啤酒,但仍覺得惡心不已。據說,海南人吃海鮮,講究原汁原味,就是這樣吃的。

  狼狽地離開“川妹子”,但肚子仍沒填飽。幾個小孩,不像我那樣挑剔,看見燒烤攤子,各自要了幾串,就大塊朵頤起來。我見到一個叫“川味鮮”的攤子,見有海鮮面條,決定再去冒冒險。另外的幾位,卻興味索然,斷言味道好不到哪里去。

 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,要了一碗海鮮面條。面條端上來,我再一次傻眼了。一大碗面條上,臥著螃蟹、嚇、貝、小魚。螃蟹和蝦,依然張牙舞爪的,猙獰可怖。刺鼻的腥氣,攪得胃直翻。我強自鎮靜,極力想象面條的美味可口。深吸一口氣,將面條送進嘴里,囫圇的吞了下去?粗锇閭冃覟臉返湹臉觾,我強忍住惡心,擠出笑,夸張地吧唧著。服務員殷勤地詢問味道怎么樣,我大聲叫好?墒,無論我怎樣想強充好漢,胃就是不配合,勉強吃了幾口,只好作罷。

  出了洋相,我們一路調侃著回旅店。道上有出租車招攬生意,說不遠處有一個有名的溫泉,泡一下很舒服的,問我們愿不愿意去。我們一商議,反正已經出來了,時間還早,泡泡溫泉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。

  大約半個多小時,我們就到了溫泉。買了票,我們幾個男生就迫不及待地跳進溫泉池子,享受起魚療來。

  池水很干凈,溫度也不高。剛赤身浸在水中,一群寸許長的小魚并附在了身上,癢酥酥的,既難受,又舒服。大抵這就是“痛并快樂著”的那種感覺。小魚兒越聚越多,一會兒,全身上下密密麻麻地都是魚。據說,這是一種熱帶魚,可以將身上的死皮除掉?粗~們興高采烈的很享受的樣子,我忽然迷惑,是我取樂于魚,還是魚取樂于我呢?

  動一動身子,魚兒迅速散開,但瞬間又聚成一團。它們像訓練有素的服務行列的人,不肯放過任何賺錢的機會,你走到哪,它們就跟到哪。不知是我體膚上的死皮多,還是魚兒特別喜歡我這種內地山里人的味道,魚兒多得讓我恐懼。

  偶爾游來幾條稍大的魚,撮一下,如針扎一般。這種魚,似乎自知不討客人喜歡,因此行動鬼祟。于是猜想,如果是被更大的魚撮,不但不好玩,恐怕就是一種難以忍受的酷刑了。其實,任何事都有個度,就像這用來浴療的魚、溫泉。

  泡了大約一個小時,我們來到鹽池。雪白的鹽池里,男男女女都只露出個頭,很安靜。鹽是粗鹽。我們學著其他人的樣子,也把自己埋在鹽堆里。一會兒后,渾身就開始流汗,臉上瘙癢難當。手上沾滿了鹽,不敢用手擦拭,只好忍著,但越忍越難受。好不容易熬到二十分鐘,便一骨碌爬起來,跑到龍頭下,沖了個透。

  這地方的溫泉池子很多,每一個池子的浴療的功效都不同。有的池子溫度低,有的池子溫度高,有的池子的溫度合適。池水的顏色,也各不相同。池水氤氳,彌漫著淡淡的藥香。我們見到池子就泡,也不管它到底是治啥病的,圖的個新鮮、好玩。

  有糕點,水果,飲料,是免費的。要了一份,吃完便又跳進一個大池子里,閉目養神。沉浸在溫泉里,四肢百骸說不出的舒泰,有如夢幻。人真是太會享受了,享受是這樣的使人快活。想想平日,那真叫白活,可笑得很。

  本想還陶醉一會兒,一看九點多了,回去晚了怕進不了山莊的們,況且明天也還有新的旅程。幾個孩子還未盡興,非要再玩一會兒,賴著不走,只好下命令。梁園雖好,卻非久戀之地,遲早都得離開啊,這個道理相信他們遲早會想清楚的。

  十點左右,我們才一身慵懶地乘車回到酒店。但那一晚,卻睡得特別香。

红球尾数的和排除法 今天股票下跌的原因 加拿大西部快乐8官方 最新齐天大圣捕鱼游戏 开元棋牌app官网下载767 快乐8平台登录网址 彩金捕鱼免费下载 海南体彩飞鱼 黑龙江22选5最新开奖结果 股票中签 虚拟足球e球彩胜平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