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使用全站搜索,搜索好詞,好句,好文。

《末夏。。。冷》散文欣賞

短篇散文

《末夏。。。冷》散文欣賞

更新時間:2020-01-27 手機版

《末夏。。。冷》散文欣賞

  說著說著,就變成秋天了,好像失戀的人兒,上周還手拉著手,現在就變成孤獨的兩個人。天氣也是這樣,特別是夏末初秋的時候,真的讓人不能馬上習慣,上周還短袖,或者背心,現在就得穿上長袖衫,甚至有的人要穿兩件衣服。打工放假回來,一個人,決定再獨自去走走。

  一時間,蟬偶爾還會孤鳴幾聲,草叢里沒有了夏蟲的氣息,樹葉似乎一夜間黃了許多。早沒有觀察黃葉的心情。那斑駁的黃點葉片,在記憶的最深處,慢慢的沉淀了,其實就在剛過的昨天,只是故意要忘掉,怕以后難忘掉。呵,昨天,不知是哪一天了。掬一捧山泉水,依然是那樣清澈,喜歡那樣的透明,不虛假,不悲傷,在快要從指縫間,悄悄滴盡之前,送到嘴邊,輕輕地呷一口,哎喲,好冷牙齒哦,不再是昨天烈陽時候,同樣的手掬同一洼水的味道。昨天那泉水是涼爽的,稍稍一吸,涼涼的,穿過齒縫,輕吻舌尖,就進了喉嚨,而齒縫,舌尖還來不及嘗,那涼爽的味道就過去了,仿佛他們倆也沒仔細感覺,搞不懂那是怎樣涼爽,還在你望望我,我望望你。呵呵,沒關系,再吸一口。哦,原來是這樣的清涼啊。

  空曠的田里,到處是一把把斷樁,昨天是一片金黃。農家又豐收了一年的稻谷,不覺有些喜氣。飛蝗不再亂飛,只要沒人打擾,找到一張綠稻葉就算是救命的,牢牢地停在上面,一動不動,餓了還可以咬兩口綠葉。有些綠稻葉上,還停著兩只,三只。沒辦法,辛苦了一年,農家豐收了,你們現在就湊合著吧,呵呵。不過比飛蝗個兒大的油蚱蜢就不同了,長得綠油油的,比飛蝗能跳能飛,能飛過馬路,能飛到其他莊家地里找食,紅薯葉上的破碎,應該是它們的杰作。再過一段時間,就看不到他們了。想到這里,猛吸了一口氣,好冷。雙手意識地抱住了雙臂,望了望前方,低著頭,慢慢的在田埂上走,到地處低勢的水田邊看看。水往低處流,今天我也往低處走走。呵呵,想著不覺有些好笑。

  在收割稻谷的時候,能放水的田,會把水盡量放掉,不能放水的田就沒辦法,但一樣的要收割,只是在田里行走沒那么方便,不過會多一點樂趣,手腳麻利的農家,可以在水里捉到小魚。記得小時候,家里請了許多親戚,幫著收割稻谷,我還小,沒有下田的勇氣,這個時節,大人們都很忙,沒有大人陪我玩。婆婆在準備著飯菜,在婆婆的視線范圍內,一個人在家門前玩泥沙,等著他們從田里回來,看有沒有給我帶什么玩的,因為有一個叔叔很逗,每此從水田里回來,都會給我捉一串小魚,小魚個兒幾乎很勻稱,是那個時侯,我兩個,三個手指并攏那么大。他把魚兒穿一串,很簡單,一看,一想就知道,在準備上岸回來吃飯之前,到田邊扯一根有毛毛頭的茅草,拿在手上,用一只手去捉魚,捉到一條就從魚一邊鰓里穿進去,比如左邊鰓,再從魚嘴里拉出來,因為茅草毛毛頭比小魚鰓縫大,所以魚兒就牢牢地穿在茅草上了,然后再捉一條,從魚的右邊鰓穿進去,再從嘴里拉出來,又是一條了,漸漸地左穿一條,右穿一條,左一條,右一條,差不多,就拿回來逗我玩,幾乎每年都是這樣,捉幾串魚逗我玩,F在一想,哎,那些魚兒呢,玩了扔哪里了,好像是扔到豬圈里,給豬吃了吧,不知道那肥大的豬把他們吃了,還是藏起來,等饞了再吃,好像是吧,呵呵。上小學了,自己也下過田的,才知道,那些魚兒好狡猾,一碰水,它們就全跑了。笨賊兒一個,呵呵,爺爺喜歡這樣說?諘缂帕鹊奶飯@,到處是一片豐收后的跡象,似乎看到了農家的歡笑,擺著白米飯祭天。風,輕輕的吹,不在那么爽,倒有些涼人,一切變得那么寂靜,感覺好陌生。眼前的田埂,路邊的雜草,大田埂上的樹木,遠處的莊稼地,一切還是那樣,沒變,陣陣風吹過,田埂邊的雜草晃動,是感到了懼怕嗎,低著頭,一個人往回走,慢慢的,繞回家去。

红球尾数的和排除法